☆萱萱草☆

讨厌开学和考试,寒假你给我挺住,你别死啊!
银彬
一岁被父母托给姑姑照顾,三岁时姑父去世,家中只有姑姑和自己,四岁上山学武,由此她学会了轻功、太极和中国武术。五岁时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欺负姑姑,就因为家里没有男人,于是一怒之下将头发剪了。

《不靠谱的穿越和不靠谱的异能》


第四章    脸红
“谁是同性恋了,我只不过是对女人不感兴趣而已。”银彬解释道。
“咳咳,各位澡堂到了,等会儿我会在澡堂外的更衣间将你们的新衣服放在凳子上。”
“请问一下,澡堂里的浴室都是隔开的吗?”银彬问。
“是的。”士兵回答道。
“呼,那就好。”
“银彬你问这个干嘛?”千叶不解的问。
“我只是不喜欢跟别人一起洗澡罢了。”
“哦,我知道了。”
“请六位尽快清洗干净,40分钟后你们就要见城主了。”士兵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好啦好啦,我们知道了。”
澡堂里……
银彬用热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虽然是沉睡了137年,但是身体依然保持者16岁的模样。自己本来是个女生,但总是被别人误认为是个男生。也罢,自从姑父过世后,自己就一直与姑姑相依为命,因为家中没用男人作为一个家庭的坚强后盾,银彬就将自己改变成了一个假小子,她将自己留了9年的长发剪成了短发,一衣柜的公主裙都换成了男装,充满粉红色的房间立马变为白色。
她现在已经没有了亲人,但至少也交了5个新朋友,并不是十分孤单。
就在这时“银彬,你好了吗?我们都洗完了,你快一点。”董利催道。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好。你们先在更衣室外面等我。”
“好的。”
银彬加快速度将头发和身子清洗干净,裹上浴巾后匆匆忙忙地跑到更衣室,看到凳子上的男式军服后想到“这群人难道还没有发现我是女生吗?”无奈之下她换上了衣服走出了更衣室
,看到银彬穿着像睡衣一样宽大的军装并且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显出一种妖媚的样子时,法兰和其他几个人不经脸红了。法兰害羞的说:“他们给你的衣服好像有点儿大,不过你穿起来很配。”
“你们为什么脸红了?”银彬不解的说。
“没,没什么,我们去叫士兵带我们去见城主吧。”那五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不靠谱的穿越和不靠谱的异能》


第三章     我们的长官
“你再说一遍试试,老娘,呸,老子要打断你的腿。”说完银彬就窜上前,准备向法兰进攻。
“住手!”
六个人齐齐向围栏处望去,发现有一位军官摸样的人站在那里。
“哟是个军官呀,是不是你把我们关在这里的,如果是你,请把这个暴躁狂官在别处。”法兰说。
“奶奶的,骂谁暴躁狂呢!我要踢断你的命根子。”说完银彬抬腿就要踢向法兰。
“唔,啊啊啊……”银彬被她背后的人用电击枪电了,她两腿一软,倒在地上,被人抬了出去。其他五个人被军官身后的手下们带走了。
一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一块有足球场大小的大厅,军官坐在沙发上正对着他们,军官说:“你们六人是拥有掌控七元素的异能者,是这些异能制成的保护膜使你们在137年前的大地震中幸存下来,并沉睡着一直到现在。”
“137年!你逗我呢!我们几个整整沉睡了这么久?”他们异口同声的说。
“是的,因为那场地震,导致核泄漏使大部分人类变为残杀者(丧尸),幸存下来的人类都集中在地下城市。”
“所以,你想让我们怎么样?”银彬问道。
“我并不会把你们怎么样,不过我只想说,你们沉睡了这么久,衣服都是137年前的,等你们净身,换上军装后,跟随我来见地下城的城主吧。士兵,带他们去澡堂。”
“是长官,请六位随我来。”
银彬他们六人跟在士兵身后,他们在去澡堂的路上透过玻璃看到了窗户外的地下城世界在这个没有阳光的地下城市里,除了没有阳光,剩下的都与137年前的城市差不多一样,不过让人好奇的是,大街上女人基本见不到几个,街上的女人都是小孩和老人,这激起了银彬的好奇心,她好奇的问士兵:“请问,为什么这里的女人这么的稀少?”
士兵不紧不慢的说:“137年前发生的灾难,使大多数人类变为残杀者,由于女性天生柔弱,导致大多数女性都没有幸存下来,才会造成男女比例为9:1,所以现在大多数男性都是个单身汉。”
“哎呀,完了完了,本来想去泡个妞儿的,结果偏偏遇到这种女人稀少的情况,哎,可惜可惜。”法兰说道。
“呦,大少爷遇到这种情况,就这么灰心丧气了?也好,要是有什么倒霉的女人摊上你这么一个老公估计会有多么倒霉呀!”银彬挖苦似的对法兰说。
“你,就凭你估计不会有什么女人会喜欢你!”
“我不需要女人,而且我也对女人不感什么兴趣。”
“难不成,你是个……同性恋。”法兰惊讶的说。

《不靠谱的穿越和不靠谱的异能》


第一章   初次到来
青城山, 某处.
“大家快来集合,我们要到下一个景点。”摇着小黄旗的导游说道。
“来了来了。”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对一个冰蓝色短发,身着黑色运动服的极品“帅哥”说“银彬,快跟上。”
“来了,姑姑。”
银彬赶紧从大青石上跳下,跟上了队伍。
“嘶,我的头好痛,姑姑我先去趟卫生间,马上就好”
“快去块回”
“明白了”
当银彬刚到女卫生间门口时,一个大妈说:“小伙子,我看你也不小了,怎么连男女卫生间都分不清?”
“这位阿姨,我是个女生,别光看我的打扮来分辨性别!”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男不像男,女不像女。”大妈小声的嘀咕道。
当银彬走到镜子前时,她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出现了了一个雪花型花纹。她开始好奇这个花纹从何而来。她打开了纸巾盒蘸上一点水开始擦拭那个花纹,可是无论她怎么擦都无法擦掉。外面的人正在叫她,银彬无奈之下,用刘海遮住了花纹。
入夜,银彬穿着男式的白衬衫和白色长裤坐在客房里的沙发上看电视,虽说是看电视,但她的心思一直在自己额头上的花纹,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姑姑,看见银彬闷闷不乐的样子,就对她说:“彬彬,去买一些炸鸡和几听啤酒吧。咱们一会儿看电影吧!”
“我这就去。”说完就拿着钱包出门。
当她买完炸鸡块和啤酒时,大地开始剧烈摇晃,房屋开始坍塌,此时此刻,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回去救姑姑。但是老天还是辜负了她,宾馆已经坍塌没有几个人能还生,她绝望了,自从父母将刚出生的自己交给姑姑后,姑姑就像母亲一样将自己养育了16年,不可能就这么快离去。“假的,假的,这不可能,嗯,这就是假的……”突然一块碎石砸在自己的头上,她立马就晕了过去。
“唔,这是哪?”她微微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硬床上,周围有五个人也躺在别的床上,但是四周除了墙和就是一面铁围栏,仿佛就像一座监狱。